返回 最新 加书签 排行榜 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契婚宝贝第34章 崩溃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    清风从窗外飘进来,窗帘在清风的吹拂下不住摇摆,一缕清风携着凉意往床上的人袭来,秦霜霜一个激灵,睁开了双眼。七色字小说网http://m.qisezi.com

    几乎是睁眼的那一瞬间,与昨夜的记忆一起涌上心头的,还有骨头都在发酸似的疼痛。

    身后有他厚重的呼吸声,他似乎是翻了个身,伸出手将她环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秦霜霜以为沈言醒了,心里有些忐忑,却还是轻声问道“沈言,你醒了吗?”

    她屏住呼吸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他的回复,耳朵只听得见他深浅不一的呼吸声,带着气息缠绕在她的脖颈处,激起她的一阵阵颤栗。

    秦霜霜忽然松了口气,也不知道沈言昨天究竟喝了多少酒,竟然醉成这样。

    不过也好,昨夜的所有记忆,只她一个人承受就好了。

    秦霜霜从床上爬起来,看见窗外的天空还未亮全,路灯还没灭掉,窗外不断传来早餐摊贩的吆喝声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了眼沈言的睡颜,他在睡着的时候总是这样,将平日里所有的冷漠疏离尽数撇去,安静地躺在柔软的被子里,好似一个无害的小孩。

    秦霜霜赶紧捞起丢在地上的衣服换好,最后还帮着沈言换了衣服,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她匆匆逃跑回林洋洋家,快速地跑进厕所,她倚着厕所门不住发呆,没想到她竟然会和沈言发展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忽然,她听见门外传来林洋洋关切的问候“霜霜,你昨晚去哪了?现在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秦霜霜一愣,问道“你不是出差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昨天事情提前结束,我就买了机票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去医院陪我妈了,所以现在才回来,我先洗个澡。”秦霜霜随口编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秦霜霜打开花洒,温热细密的水珠打在身体上,好像将她一身的疲惫抹去了,但她低头看了看,满身的痕迹却难以抹平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心情有些低落。

    而在旅馆里,沈言醒来时,已是日上三竿,他揉了揉酸涩的太阳穴,记忆零散又细碎,弄得他脑袋重重的。

    他躺在床上,看着花白的天花板,他昨日猛灌酒水,早已喝断片,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,但他的脑海里只剩下昨夜做的一场梦。

    一场带着旖旎色彩的的梦境。

    而梦里,有他想见的人。

    秦霜霜睡了个回笼觉,醒来后换了件高领打底衫出来,林洋洋此时还在床上玩手机,听见她的动静便问道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秦霜霜回道“还要再去医院一趟,我妈现在身体好转了,我觉得可以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等秦霜霜来到医院,先是去了一趟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好生感谢了一番,在取得医生的出院许可后便回了李云丽的病房帮母亲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秦霜霜扶着李云丽走在结单上,不时有邻居朋友在和她们打招呼,她看着越离越近的筒子楼,心里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她曾在这个筒子楼度过了年少时所有光阴,也寄存了她所有崩溃难熬的过去,而她如今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再回过这里了。

    秦霜霜取出钥匙,轻轻推门而入,门却好似遇到了阻碍,卡在那里再也推不动,秦霜霜皱了皱眉,侧身从门缝里挤了过去,当视线接触到房内的一片狼藉时,她的表情都崩了。

    而卡住房门的,是一摊随意丢在地上的垃圾。

    秦霜霜将垃圾踢开,才让得李云丽走进来。

    她生气地跑进唯一的里屋,果然看见秦健强瘫在床上,手边还拿着一杯啤酒杯,面上红通通的,眼神混沌。

    而床上地上,满是酒渍,一点也不像人生活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
 
 
语言选择